有没有全免的成人app

入了魔教后,在左喵秦的协助下,唐非修炼得更强了。

唐非时常会想起曾给自己的修行提供过帮助的唐轩,慢慢意识到他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又念起奶妈,再思及墨千珑,还有羡鱼……

羡家借力灭了临家以后,临渊和羡鱼之间的感情,似一面圆镜一寸寸裂出了痕迹,终是彻底破碎。

他们的感情本来若流水似的平平淡淡,在学堂相遇,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很自然就在一起的,却没想到,还能遇到这么如火山爆发般轰轰烈烈的遭遇,导致他们成了仇家。

至于唐非自己对羡鱼,实际上就类似于懵懂的校园情谊,也不算是喜欢她,充其量是相处得久了。

墨千珑有自己的圈子,事实上,她跟他们的接触并没有她和尘十羽、水无念等人多。更多的相处时间,还是唐非、临渊、羡鱼之间的三人行。

不过,唐非总会感觉在自己和临渊间,墨千珑貌似看临渊的眼神,会多一份复杂的情绪在。这种情况,在自己提出后,据唐轩所说,好像从她跟临渊认识后就出现了?否则,像他那样的人,确实不太可能在她的圈内“嚣张游荡”如此久,也没被踢出去……

有次忍不住偷偷跑来看她,当时正好是正道的赏月大会,各大家族齐聚湖心亭,水无念也在。

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哪知因不放心唐非而尾随而来的左喵秦,竟对墨千珑发起了突袭!

事发突然,水无念都没有反应过来,幸好唐非及时发现,大叫了一声,墨千珑出招迅速,挡了下来,这才有惊无险。

这时只是小误伤,并没有大碍。

事后左喵秦曾专程来向墨千珑道歉,她只有几岁的智力,又长期被教导正邪乃是死敌,一旦相遇,不杀对方,就会被对方所屠。

芳香闺阁俏佳人胡思乱想也可人

左喵秦知墨千珑是正派中人,又见她和唐非挨得很近,怕她伤害唐非,这才情急出手。

那时回到教中后,唐非向她说明了缘由,她才知道墨千珑是好人,一直都是很照顾自己这个小徒弟的。

左喵秦心性本善,知错就改。并且她发现自己有很多弄不明白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明白为什么正魔要打架,说着说着甚至还哭了起来。

墨千珑温柔安抚了她,并给了她纸巾擦眼泪,还拿了点心给她吃。

就在左喵秦离开后不久,墨千珑被人发现重伤昏迷,经过查验,伤势都是魔教的手段造成的。

水无念并没有一直陪在墨千珑身边,他也不晓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和其他人一样想知道真相。

就连左喵秦自己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弄出内伤什么的了?

只有唐非坚信,肯定不是师母干的,分明是外伤,那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他想要找出真凶,为师母洗刷冤屈。

墨千珑昏迷期间,风嫣然她们在照顾她,事态却在不断地失控。

正因她的身份特殊,地位高,背景大,才能让一些正道人士借着此事大做文章,请墨家领头,且还鼓动众人联合起来,讨伐魔教。

墨家大小姐出了这种事,墨家不可能没有反应,必然会出动。

唐轩成了领导者,他被推到这个位置上,也并非其心中所愿。因为这就意味着自己要带人……去杀唐非他们!

至于击伤墨千珑的究竟是不是左喵秦,其实他们并不在意。反正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出师之名而已。

为了正道大义,是她,自然不必多说。就算不是,只要所有人都认为是,也一样可以“是”。

正魔之间积怨已久,临渊说什么都要去加入这支讨伐魔教的队伍当中。

正道大军攻入魔教之时,唐非为求自保只能战斗,左喵秦害怕“重蹈覆辙”,并没有对正道人出手。临渊要杀她,她也没有任何还手的打算,惊得唐非匆忙动手,却不慎毁去了临渊修炼的根基。

当时,唐非自己也愣住了。他并不是有意要伤临渊,只是护师心切,出手难免没了轻重,再加上平日里修炼的都是魔教手段,本就是至强至烈,至阴至毒的s招——类似于灵界大陆的禁咒——这才一时不慎,酿下大错。

墨千珑醒来后,唐倩影来看她,为自己的姐姐唐娉婷致歉,原来是唐娉婷害得墨千珑受伤昏迷的,的确不关左喵秦的事。

见墨千珑稍有好转,唐倩影又连忙提出,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想请她出面调和,尽快让正魔停战,自己实在不希望再像上次那样,不想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死去了。

然而,讨伐魔教之事已被各势力视为头等大事。有些人是因与魔教恩怨纠葛已深才参加,而有的人则是利欲熏心,想要趁机捞点油水。

其间复杂,不是墨千珑说停战就能停的。且她的情况特别,不易出面当众叫停。

有观众说唐倩影果然想得太天真,觉得什么事都是说清楚就没事。哪怕事情真是你说得那样,架不住双方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尤其是这种正魔之争,双方积怨已深,涉及到多少战死的同道,怎么可能由一个人说停就停?还有人说唐娉婷太坏了,怎么能对珑儿下手!

魔教自己也知道,正道只是找个理由讨伐而已,就像是当初魔教寻个借口攻打他们一样,并没有什么很正当的说辞。而墨千珑如果直接去说,不是魔教的错,我们停下来吧,正道的人会怎么想?就有一种人家为你抱不平,结果你反过来指责帮你的人的既视感。

多年以来,正魔双方爆发过无数次碰撞,双方势力相当,每一战互有损伤,谁也无法真正将另一方铲除。

付出了大量的流血和牺牲,由正道掀起的这场讨伐战,最终又以两败俱伤告终。战争暂告一段落后,幸存下来的唐非,还将受创晕倒的临渊匿藏下来,交给了羡鱼救治。

尽管同处魔教,但唐非并没有经常去看羡鱼,倒是左喵秦在唐非的介绍下,总会去找羡鱼玩。

羡鱼是医者,尽管家族的人都成了魔教的帮凶,但她和一些善良的弟子从未害过人。眼下,看着在自己面前静静沉睡的临渊,她心情复杂地为他治伤。

他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想到当初同在正道的日子,那些美好的时光,如今却已经恍如隔世。

外伤虽然重,她还是可以医好他。只是被废的修为……她是没法子帮他修复了。

唐非对临渊有愧,一直坐在旁边等待他康复,时不时也会宽慰羡鱼几句。左喵秦则像只小猫咪一般,自己在屋里到处游荡。

临渊醒后就疯狂了,当场就想ss唐非和左喵秦,也不打算放过羡鱼了。昔日恋人变成仇人,羡鱼不知所措,步步退让,却刺激得临渊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家族灭门之恨,修为被废之恨,他说什么都要报这个仇!

还是左喵秦嫌他吵,跳过去一掌打晕了他。唐非暗暗觉得师母干得漂亮……总不能让临渊大声嚷嚷被发现吧?

毕竟他们收留临渊是个问题,让人发现了就麻烦大了。

后来等临渊的状况稍稍好了一些,唐非冒险潜入正道地盘,将他送回了墨千珑身边。

“还有点心嘛?”左喵秦一直记得上次墨千珑给的点心,一看到她就扑了上去,“想吃!”

墨千珑给她送去了点心,还给唐非做了一盘糖醋排骨,让他们回去吃,自己把临渊带回墨家照顾。

羡鱼也悄悄跟来了,她将关于临渊的情况告知墨千珑。墨千珑跟羡鱼其实并不熟,更倾向于顺带,但她还是答应了,会想办法帮临渊恢复。

答应是答应下来了,水无念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就像是魔兽修炼凝丹,一旦修炼的根被毁了,轻则成为废人,重则威胁生命。他看临渊在墨家醒来后的疯狂样,感觉即便是羡鱼保住了他的命,可被废以后散去魔力的残忍状况,足以让临渊生不如s了。

墨千珑似乎已经有了打算,简单收拾一下就出门了。水无念跟着她去,看到她走到了墨家后山的一处冰洞前,水无念不敢跟进去,那里是禁地,自己不是墨家人,没资格进去,就自觉的停下脚步在外面等她,他知道珑儿是去找寻能让临渊重新修炼之法。

当墨千珑出来的时候,她说出来的方法,却让水无念脸色瞬间变了。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为临渊做到这种程度,“他跟千珑小姐很熟嘛?”

墨千珑坦言向水无念说明了一切,如若不说,恐怕水无念也不愿帮这个忙。

原来,很早以前,那是发生在上一辈的事情了,临家曾在自己母亲危难之际帮助过她,如此才能让母亲顺利生下自己及哥哥这对双生子,后来母亲……

墨千珑回头望了一眼冰洞,目中染上了几分忧愁,水无念忍不住问道:“那里有什么?”

“那里有我的父亲……”墨千珑停顿片刻,闭上了双眸,“冰封的思念。”

因为临渊父母对她算是有过救命之恩,恩同再造,如同再生父母,这个恩情随着母亲被冰封,没有还上就罢了,甚至于临家被灭后,竟连最后的独苗——临渊也被废了,更讽刺的是,这还是被自己的小师弟所废的。

怪不得……

水无念终于明白为何墨家会收留临渊,大家都在无条件照顾他,也难怪之前临家一直没放弃联姻的想法,因为有过一层恩情在。当然了,临家没有刻意提起过,不过他们知道墨皓一定记得,保不齐真的会通过联姻还恩情。

所以临渊母亲最后将儿子托付给了墨千珑,墨千珑也没想到自己昏迷期间发生了这许多,还导致临渊变成了这样。

一次次的亏欠,为了还恩,墨千珑选择了——

使用秘术,以自己的血设阵,取半魄之力凝结成新的魔力之源,移植到临渊身上,如此一来,就能供他重修了。

除了修为必然受损外,令半魄离体,更是如同生生从自己体内掏出**的剧痛,寻常人根本无法承受!

但墨千珑心意已决,她去告诉临渊,自己可以治好他。

临渊眼中明显有欣喜之色,却还是忍不住怀疑:“你又不是医师?你有什么能耐?”

水无念没好气了,也不给他好脸色:“你到底想不想治?想就跟我们走,不然就在这里乖乖躺着,不许闹!”

临渊是被打了麻醉剂带去后山的。一开始他还抗议过,说了自己不会闹的,为什么要打麻醉剂?水无念忍着心痛,尽量平静下来,告诉他:“保险起见,为了避免你破坏治疗过程。”

风嫣然当时也跟去了,之前就是由她负责照顾临渊的。毕竟确实得有人看着点他,避免他想不开。至于江晓黎,整一过程,她刚好不在场。

墨千珑程都很冷静,比一直担心着她的水无念和风嫣然都要冷静。她抬起一只手,一层能量气刃包裹上她的手掌,尖端已是如刀锋般锐利,而后,她就毅然决然的转过手腕,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刺下!

风嫣然背过身不敢看,她带来了墨千珑的尺八,这时就忍不住轻轻吹奏起来,优美的音乐声,压盖了后方那令人心碎的声音。

水无念也无法直面这一幕,他本能的埋下头,只能看到有着源源不绝的鲜血,顺着墨千珑冰蓝色的长裙流淌而下,将半条长裙都染成了色,很快就在地面汇集成了一片泊。

就是在那一次,墨千珑失去了自己的半魄,所幸被尺八保住,就一直在尺八里休养至今。

再次听到墨千珑虚弱的声音时,水无念连忙抬起头,就看到——墨千珑半身都是,魔力波动衰微了一大截,红的手掌还紧握着……一颗冰蓝色的能量圆丹。

“呜哇……”墨凉城再也看不下去,哭倒在江晓黎怀里。

他真的舍不得看到珑儿受苦啊……珑儿明明那么好,为什么偏偏是她要承受这一切?

“小橙子乖……”江晓黎一开始还在安慰他,渐渐的也被他的哭声勾出了满腹心酸。千珑丫头这事她早就知道,她也知道她早就恢复了,现在好端端的,不久前才在教堂和他们分手,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嘛呜哇哇!

“都是你不好,好好的哭什么哭!”江晓黎发泄的拍打着墨凉城,自己却哭得更厉害,眼泪哗哗的往外淌,“害我哭得这么丑,这么丑……”

最后,他们两个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也分不清是谁要安慰谁了。墨重山抱住他们,自己脸上亦是满脸泪痕。

风嫣然默默拿出手帕擦着眼泪,同样作为亲历者的她,现在再看到这一幕,还是难受。

她哭得身子都稳不住了,微抖起来,头不自禁地一歪,就靠在了墨孤城的肩头上。

墨孤城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看起来坐得很直,但风嫣然能感受到他的身子也在轻颤。他低垂着头,她看不清他的脸上的表情,可她知道,他的痛苦,显然不会比他们中的任何人少。

礼堂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心疼珑儿,屏幕前更是有些观众都坐不住了,一个个泣不成声,拿出纸巾来擦眼泪。

医学上,将疼痛分为十级。分娩时,达到七级就能够令人痛不欲生。谁有办法想象,谁又可以忍受,自己“掏出自己脏器”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