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奏开车破解软件

“更换心脏,这绝对是20世纪医学史上的奇迹。”

再次确定手术成功后,雷恩一脸自豪之色,充满了身为主刀医生的成就感。

替一个人造人更换生命核心,难度可想而知,好在他本领高超,堪称在世神医。

至于那两把剑鞘,一点辅助作用而已。

“咳咳。”

久宇舞弥忍不住轻咳两声,对于无铭这个根本不靠谱的医生很无语。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成功了,虽然靠的是两把剑鞘。

她清理了一下太太身上的血迹后提醒道:“无铭,最后再替她治疗一下吧。”

“了解。”

陶醉于自己盖世医术的雷恩大师这才反应过来。

他将从Saber那获取的魔力注入阿瓦隆内,剑鞘力运转,再伸出左手,无数萤火一般的光点将太太笼罩住。

两把剑鞘再加上治疗魔术。

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

待爱丽丝菲尔的生命体征完平稳后,他取出了太太体内的两把剑鞘。

真剑鞘和伪剑鞘在空中散发出一阵辉光,雷恩将它们握住,放入了自己体内。

阿瓦隆是很神奇的东西,不用担心剑鞘体积那么巨大会不会把身体挤爆。

剑鞘入体,雷恩的脸色变得有点古怪。

这一下,他也是Saber的剑鞘了,而且还是两把,盖中盖,双倍的快乐。

有点滑稽呢。

雷恩又把一旁的小圣杯拿起,三名从者淘汰后,小圣杯已经基本成形,就是体积还有点小,像是发育不良。

它的材质不明,金色外壁释放着璀璨的辉光,上面有一些华丽而繁复的花纹。

小圣杯当然不符合任务条件,不过他还是试着用自己的投影魔术去解析复制它。

基本材质,内部构造,制作原理……

就这个东西,比一般的A级宝具都复杂,投影它的难度还真不小。

雷恩确定自己能投影出小圣杯,但赝品的具体效果和作用还有待观察,反正目前还无法完美的替代正版。

他拿出事先准备的一个桃木盒子,盒子的内壁上刻着一些蓝色符文,这是一个小型聚灵阵,里面储存了一些魔力。

他将小圣杯放入其中。

爱丽丝菲尔这时已经醒了,除了有点虚弱外并无大碍,可以说只要小心疗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久宇舞弥抱起太太,和雷恩一同出了手术室。

“太好了。”

Saber自然十分高兴,脸上露出花朵一般可爱的笑容,或许是太激动了,她甚至给了雷恩一个拥抱。

‘太平了,没有带球撞人的感觉。’

不愧是A王,一马平川的飞机场,雷恩心中吐槽了一下,Saber就这点不行。

众人只是小小庆祝了一下。

小圣杯安取出,太太的身体状况也基本没问题了。

当然,作为人造人,要想活得更久一点,还是需要德国爱因兹贝伦家更换一些零件,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

老婆不用死,切嗣老爹自然很高兴,但他还没忘记圣杯战争,很快恢复了冷静。

接下来,卫宫切嗣展示出了魔术师杀手极为果断的一面。

没有沉浸在喜悦中,也没和妻子多温存片刻,他立刻让久宇舞弥开着奔驰车,连夜带着太太离开冬木市。

一秒钟都不耽误,立刻让妻子远离漩涡中心。

朦胧的月色下,雷恩一路将她们两个护送到邻城的市中心,才下了车。

初冬的寒风凛冽地拂过冷清的城市干道,深夜时分,月冷星寒,除了一排排路灯,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少。

冬木市一带并不繁华。

下车后,扫了一眼略显冷清的街道,雷恩正准备孤身返回,被久宇舞弥喊住了。

舞弥站在他面前,用她那清冷的嗓音说道:

“无铭,拜托你了,至少让他活着。”

这女人依然是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但她的眼神中带着希翼,企盼和恳求。

即使是面无表情的样子,雷恩也能感觉她对卫宫切嗣那难以形容的感情,严格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友情,爱情和亲情了。

那是把对方视作是自己生命中,存在的部意义的感情。

久宇舞弥的这种眼神和语气让雷恩想到了一个认识的女人,另一个阿克曼。

三笠·阿克曼,她对艾伦就是这样的感情。

雷恩的精神微微有点恍惚,他在蒸汽世界待的时间不长,明明才过去半年多而已。

可往事就像褪色的老照片一样,泛黄而陈旧,带着一丝难言的晦涩。

雷恩第一次正视了面前这个女人:“我尽力,如果我没有倒下,他不会出事。”

“谢谢。”久宇舞弥明显松了口气,十分感激的说道。

相比于和切嗣关系紧张的Saber,她更相信无铭。

雷恩轻轻点了点头,面前这个仿佛没有什么存在感女人,她把生命的部意义,都寄托在了那个男人身上。

“久宇舞弥”不过是一个护照上的假名字而已。

她只一个是在残酷的世界暗面挣扎的女人。

战乱国家,年幼的战争兵器,毫无尊严的被男兵们侵犯……生活在和平国度的人们,无法想象世界原来可以那样残酷。

太太有点虚弱,靠在车门边,她红宝石一样瞳孔盯着雷恩和久宇舞弥。

“谢谢。”她同样轻声说道。

她当然能感觉到久宇舞弥对切嗣的情感,一开始多少有点难受和排斥,不过现在似乎没有计较的必要了。

雷恩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去,身后爱丽丝菲尔柔和声音传了过来:

“无铭,我觉得……你很善良。”

雷恩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爱丽丝菲尔:

“我也觉得,你很善良,尽管身为人造人,却比大多数人都更有人性。”

话音刚落,他化为灵体消失,向着冬木市赶去,而久宇舞弥也开着奔驰车,带着太太向更遥远城市远离。

圣杯战争结束前,除了太太,舞弥也不会再回来。

一路风驰电掣,雷恩心中多少有点感叹。

久宇舞弥和爱丽丝菲尔其实本想留下来,无论生死成败,都要陪着卫宫切嗣到最后的时刻。

但卫宫切嗣拒绝了,他只说了一句话:

没人喜欢打仗时还拖家带口。

要不是太太就是小圣杯,哪怕是魔术师杀手这样的人,也不会愿意让家人身处在战场上。

远坂时臣其实也是如此,提前送走了远坂葵和远坂凛,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肯主任。

雷恩至今也无法理解肯尼斯是怎么想的,居然带着未婚妻来参加圣杯战争。

想啥呢。

他也知道主任其实算是好男人了,对索拉很痴情,但他的行为太作死了。

当雷恩回到爱因兹贝伦城堡时,Saber,间桐雁夜和卫宫切嗣已经收拾完毕。

该离开这了。

切嗣老爹关上了城堡的大门,他拿着一个手提箱,嘴里叼着一根香烟,淡淡的说:

“现在,无关的人都离开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还好吧,我没住过寺庙呢。”雁夜耸了耸肩膀,轻轻一笑。

Saber的目光十分惊讶,暼了卫宫切嗣一眼。

她感觉此刻切嗣的意志,就像磐石一样稳固,犹如钢铁一般坚不可摧,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强大力量感。

她毫不怀疑,纵使前方的路上是深渊炼狱,尸山血海,他都会面不改色的踏进去。

魔术师杀手的状态已经达到了顶峰。

“自然,事到如今,唯有一战!”Saber握着小拳头,斩钉截铁的说。

众人把目光看向雷恩,他打了哈欠:“走吧,我不立Flag,根本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