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黄片的软件

“不可思议的伟力啊!”

半响,林涛忍不住长出一口气,摇头感慨一声后道:“走吧,别发傻了,咱们先得找家旅馆,之前落脚时,住在那家旅馆?”

“前面,拐了路口!”

海伦也回过神来了,一边心神震颤,一边连忙遵循着记忆,给林涛领路。

面对这个不知是死了,还是半死不活的玄鸟道君的可怕手段,林涛和海伦,算是重新有了一个小小的认知。

不过对于玄鸟道君的贴心,林涛还是没有认识到位。

找到旅馆,暴力砸门三分多钟后,老板终于一脸不满的骂骂咧咧开了门,并在林涛二人许诺了高额的费用之后,总算得到了两间房。

没有热水澡,只有一壶热水,外加一点干巴巴的腊肉熏肠。

时隔一年,住在这破烂的旅馆单间内,林涛总算是彻底全身心的放松下来,吃了一点东西,喝了一点热水之后。

正准备兴冲冲将那存有上万部功法的白色玉简拿出来,但林涛迟疑一下,还是放弃了,转而将那一枚传承石拿了出来。

攥着这一枚宛如大号骰子一样的朱红色传承晶石。

林涛平复心情,缓缓注入真气。

气质女神宅家看书戴眼镜斯文秀气

大概用了近一分多钟后,林涛终于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被扯入一种幻境之中,宛如那七彩炼魂桥一样的梦境中。

能够意识到梦境。

不过却十分真实。

“擦,简直和脑后插管的黑科技一样,这科技,太黑了!”

林涛啧啧称奇的感慨着,并连忙打量这传承晶石中的空间。

一棵大树,一个磨盘。

磨盘上放着一柄长刀,而大树下,盘坐着的人,则让林涛双眸一瞪,满面震惊的难以置信道:“这,这,这……”

墨纶尊主?

自己那个便宜师傅?

林涛直接当场傻眼。

怎么会?

七影真人,不应该都死了三千年吗?

就在林涛整个人都懵逼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声音自那闭目打坐的墨纶尊主身体中传出道:“这应该是的某位重要亲人吧?在金人祭坛上时,他的残魂封印便已经耗尽能量崩解了,我替重新封印了他的残魂,就放在了这传承晶石之内,不要去乱动,等有朝一日,能为他重塑肉身,再来复活他吧。”

自言自语的一番话,让震惊不已的林涛,顿时为之沉默,屏息,同时也有一种悄然的感动,涌上心头。

瞧瞧,瞧瞧,这多贴心呐?

人心都是肉长的,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玄鸟道君这句话,不仅解开了林涛内心的疑惑,同时也让林涛感动不已。

“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林涛忍不住喃喃自语的感慨一声,声音有些惭愧。

现在其实想来,也能理解。

人家玄鸟道君这恐怖的实力,用得着耍心眼算计自己吗?

“呼~~~”

想到这里,林涛冲那盘坐着在大树下的墨纶尊主身影,缓缓一拜。

这个便宜师傅,险些就真正的魂死身灭,怎能不让林涛为之惭愧?

只可惜,他无力改变什么,还好玄鸟道君出手。

“哗啦!”

就在这时,宛如涟漪荡漾一样。

在大树旁的空间中,突然浮现出一道无数光线汇聚而成的瘦小身影,大概也就一米六出头,一身黑色长衫,双眸中,带着让林涛感觉心颤的凌厉威压。

“七影真人?!”

林涛呼吸一滞,随之心头恍然醒悟,连忙毕恭毕敬,不敢再冒然直视。

这是什么?

几千年前,临死前留下道的一道精神印记罢了,但那目光之中所散发的压迫,却仍旧让林涛心颤不已。

太可怕了。

不愧是金丹真人实力,就能砍死道君的存在。

不过,很快林涛就发现自己的害怕,有点多余。

“感觉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除了关于《七影刀》的记忆,几乎完全没有情感。”

唰唰唰直接以不可思议的威能,劈出《七影刀》前三刀之后,七影真人,便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看向林涛。

见状,林涛暗暗嘀咕一声,便满心欢喜的抓起刀,开始给这位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前辈,施展自己领悟的《七影刀》。

既然对方没有情感和智慧。

那林涛也就乐得不必去讨好了,直接专注刀法就好了。

反正这七影真人,既然都留下了传承晶石,总不能还会故意留一手吧?

不过,藏私倒是不会。

但其眼界和要求,却高的可怕。

更准确的来说,根本就不给林涛留脸。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愚蠢!”

看完林涛施展完前三刀后,还不忘卖弄一下自己的黑暗之刀,七影真人直接冷冰冰的给出林涛一句评价。

而后,抓起刀,再重新给林涛施展。

“愚蠢!”

“愚蠢!”

“愚蠢!”

……

短短一个小时工夫。

七影真人不觉疲惫的骂了七次,并施展七次,同时也足足看了林涛七次表现。

最终,七影真人没有累,反倒是林涛被骂的有些郁闷不已,主动退出了这传承晶石。

“积累太少了,还是不能偷懒,得从这上万部基础功法下手,打下坚实的基础,否则七影真人施展刀法,我看都看得迷迷糊糊,与那七影刀石碑好似很是不同。”

林涛咧着嘴,无语的喃喃嘀咕一声后,便收起了传承晶石,倒头盖上被子就安然进入了睡梦中。

一年了!

整整一年都没好好睡过哪怕一分钟。

现在,有了基础功法,有了传承晶石,除了赶往莫克岛时间有点紧张外,林涛总算能偷偷懒,给自己放松一下了。

不过,林涛轻松了,有些人却一点也不轻松。

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起床后,和海伦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后,两人便直接登上了南下的火车,彻底结束了地心石府之旅,奔向那南洋小岛,探寻禹之世界的秘密。

而与此同时,地心石府外的地坑前。

气氛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发的凝重、沉默,也极端的紧张了起来。

所有人的面色都不好,心情更是糟糕透顶。

他们只有一个疑问。

“林涛怎么还不出来?”